开发区块链游戏模拟经济行为实验,这帮清华学生如何研究区块链?

作者:付梦雯 来源:链得得 2018年03月10日

“我导师告诉我,作为一个清华的学生,当一堆机会摆在你面前的时候,所有机会价值在你看来都是差不多的,应该选择社会价值更高的事情来做。”

 

对于区块链,国内科技大佬们分为两个阵营,一边是唱衰,认为其是伪风口,一边十分看好,认为是大势所趋。在大家目光都聚焦于各种三点钟群的时候,由学生自发成立的各高校区块链协会已经有了自己的尝试。

华盛顿大学区块链协会近期推出一款区块链游戏AlchemyGod。游戏模拟了一个原始自由市场,以炼金为主线,形成了加工、销售、交易等在内的完整供应链体系,在这个过程中,平台默认每位玩家生产力相同,平台不会干涉价格,也不会设定更多的游戏角色。在这个自由市场中,玩家可以通过生产资料进行生产,生产出的产品可以卖掉从而获取数字货币奖励。

华盛顿大学区块链协会团队核心成员来自于清华全球创新学院(GIX)研究生。该学院由清华大学与华盛顿大学联合创办,何芃是2016年秋季招的第一批硕士,在清华读了一年硕士后,何芃于2017年8月去华盛顿大学继续攻读硕士学位,作为清华区块链协会创立成员之一,何芃在去往西雅图后便创立了华盛顿大学区块链协会。

“站在我们的角度上,我们也不太想控制它,就像做一个化学实验或者是物理实验一样。”何芃告诉链得得,开发这款游戏的初衷是能够重新记录下经济发展演进的细节,这个数据本身对于科研很有价值。

在何芃看来,“适合区块链+有一条比较高的原则,要看它中心化处理和非中心化处理有什么本质性区别,因为有些机构是可以担当信任中心的,虽然说现在可以用去中心化的支付模式,但比如支付宝这样,有一家公司的体量和信用足够担当这种中心化处理,反而可以提供一个更高效、快速的运营模式。反而没有信任中心的场景时机更成熟,可以应用区块链技术,比如医疗、教育。”

这波未来的区块链人才在关注什么?他们正在做什么?链得得和何芃聊了聊他眼中的区块链以及他们正在做的探索。

以下是访谈实录:

 

清华很大一部分人是关注底层区块链的

 

记者:华盛顿大学区块链协会是在什么背景下诞生的?与清华大学区块链协会又有什么关联?

何芃:清华大学区块链协会创立的时候,我也是创立成员之一。清华大学区块链协会创立提交申请应该是在2017年8月,正式成立是在2017年9月或者10月。我是2017年8月份去的华盛顿大学,现在协会正式成员十几个人,从清华过来的有6个人,大概占了一半。现在华盛顿区块链协会,除了后来进来的这些同学之外,主体还是从清华本部过来的这一帮人

我们来这边成立协会之前,也有几个人做过相关的项目,大概做了两三个,当时协会还没成立,相当于几个玩技术的以玩票的形式或者以项目的形式完成的。

第一个项目是清华大学发展基金会的项目,这是清华大学各个院系接受校外捐赠的官方的唯一接口,因为GIX刚刚成立,当时发展基金会没有我们的账户,以建立我们学院账户为契机,我们就把这个技术用在上边了,相当于做了一个公开数字认证的账本。以这个为契机,我们之后跟壹基金有过接触和合作;还做过一个终身学籍记录。

 

记者:现在华盛顿区块链协会比较关注的研究方向是哪些?又是什么样的研究方式呢?

何芃:因为我们体量比较小,大家兴趣又都比较一致,我们相当于一个工作室的模式在工作,大家觉得哪方面有意思就会在哪方面做些尝试或者应用。比较像GIX商学院的模式,以项目为导向,大家定一个项目、完成一个项目之后再做下一个。包括现在推出的这个游戏,也是大家定了一个想法以后,一起往这个方向努力。

因为我们更多的是想要关注应用级的或者是工程级的东西,所以我们比较关注几个方面:一个是医疗,最近我们会在医疗方面有一些比较大的动作,一个国家级的项目,但现在还不太方便透露。

还有教育行业,不看游戏的话,排在第三四位的应该是版权。因为我们在做一个知识产权在链上保护的探究,我们协会有个人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事情,可能今年也会推出一个测试性的平台或者一个平台级的应用。

再往下推,可能就是到房地产领域。房地产领域可能就是偏向房屋证券化、租售同权,怎么把一个房屋变成可拆分的商品,转账、租赁这方面的记录,其实这个形式国内外差很多,这个东西在国内更适用一些,但是我们在国内还没有拿到完整、可靠的数据或者相关的市场信息。

 

记者:清华大学区块链协会和华盛顿大学区块链协会,大家关注的重点有什么差异性?

何芃:在我来看,可能是成员组成的问题,清华里面还有很多人对于区块链的底层技术是十分感兴趣的,但是到华盛顿这边,全部都是学生,年纪在23、24岁的一批人,特别是数学级别的,对加密算法、共识协议这种东西的了解和兴趣都不是那么大,这边(华盛顿大学)科创氛围大于科研氛围。

清华里面能够很明显感受到有一部分人是关注底层区块链的,说实话,更多的人是在关注应用,但确实有人在关注底层,我觉得这是最大的不同。而且,清华水木区块协会体量很庞大,有200多人,也会吸纳一些毕了业的校友进来,完全不是一个体量。

 

“以太猫那种类型的游戏模式太单一了”

 

记者:为什么会开发一款这个类型的游戏?

何芃:也是机缘巧合吧,以太猫火了之后掀起了一波风潮,出了四五十个区块链上的游戏,我们当时觉得那些游戏模式比较单一,大致分为几类:一类是数字收藏品,像以太猫那样,说白了逻辑就是持有、增值、再卖出,然后从这里边盈利;另外一类赌博性质更强一些了,属于博彩性质的,大家丢在一个奖池里多少钱,最后以某种形式哪些人能把这些钱都拿走;还有一种就完全是庞氏骗局。

这些游戏逻辑比较单一,而且不可持续,所有的游戏元素都是孤立的,比如我买一只蓝色的猫、一只粉色的猫,这两者之间没有关联,所以游戏可玩性很差,可能一天之内这个游戏可以火起来,一天之后就不那么火了,随时可以开始、随时可以结束。我们就想怎么做一个有意义的、而且有意思的游戏,然后迭代了几次游戏策划之后,就做了现在这个游戏。

2017年12月底就有了这个想法,正式完成现有版本的游戏策划到开发,经历了6—7个星期,因为所有人都还在上学,也算是凭着兴趣在做这个事情,总体进度比预期要慢很多,我们本来预期2月中下旬就把游戏做完的,结果拖到了现在。现在游戏3月9日晚上才会内测,后面还在进行一些修补性的工作。3月15号正式上线,压力还是很大的。

 

记者:这款游戏依托于以太坊底层,如果出现交易拥堵的情况,对游戏会产生影响么?这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游戏与普通游戏又有哪些地方不同?

何芃:这个游戏给了一个绝对自由的游戏空间,相当于一个粗放的原始市场,在这种市场下能不能真的产生资本行为。如果说在这样一个自由粗放的市场能够演变成比如垄断资本主义,相当于把历史重新演绎了一遍,我们现在能够重新记录下历史演进的细节,这个数据本身是很有价值的。

首先,这款游戏不是即时性的,我们在设计的时候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交易拥堵)对于这个游戏不会有太多影响。

但如果真的把它(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其他游戏上肯定会有很大的限制,因为区块的容量对于一个合约的大小是有很大限制的,现在一个区块的容量只有两兆,如果一个合约的规则比较复杂,它是装不到一个区块里的,如果装不到一个区块里,就没办法执行。

第二,玩家可以绕过游戏运营商,直接跟合约交互,跟游戏逻辑交互,而不需要通过你在逻辑之外设计的外部框架或者图形界面。

游戏开发完成之后,对于他的硬核架构是没办法进行更大的改进了,更多是运营层面,但是,这也是区块链游戏跟普通游戏区别的地方,区块链游戏本身玩家可以绕过游戏运营商,直接跟智能合约交互,运营的话也不可能覆盖所有玩家,这也是一个难点,只能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了。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再应对吧,也没有说国内有哪家公司有运营区块链游戏的经验,因为这个游戏是在一个公链上,不属于你,你也不可控。

第三点是基于现在市场分析,参与到区块链游戏的这帮人,更多的是站在投资、非娱乐性的角度,玩游戏的时候更期待通过自己的智慧、运营、金融操作来牟利,从而获得某种快感。

 

记者:如果不可控的话,游戏可能会因为比如垄断市场的出现而终止?

何芃:站在我们的角度上,我们也不太想控制它,就像做一个化学实验或者是物理实验一样,你加入了外界因素进去之后,很可能对最后产生的数据和结果产生很大影响,不是你所期望能看到的,无论出什么状况、什么问题,只要不是游戏机制本身的,而是在游戏机制下边出现的,比如出现了大垄断,导致其他玩家没办法盈利了,处于一个被压榨的状态,这个可能也是一个实验结果,这个结果虽然我们不是特别愿意看到的,但是我们也不排斥的。

这个游戏本身不像是普通网页游戏一样需要长期运营下去的。相当于一个实验,也许到了某种实验结果后就结束了,也会出现反垄断机制了,计划经济,现在想像不到到时候会出现什么结果。其实我们也在玩游戏,和其他区块链玩家一起玩游戏。

 

记者:有人认为游戏是区块链技术最快落地的一个场景,你是否认同

何芃:游戏是一种娱乐形式,是对生活和社会的一种模拟,开发量小,迭代次数会很多,可以模拟很多现实社会中暂时没法落地的区块链应用。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大家做一个游戏来模拟这些东西,可能是最快做应用验证的最快方式。

包括我们这次游戏也是,怎么样把问卷式的经济学实验挪到真人参与的、能够记录所有人真实参与数据的过程,所以我们也把版权的实验挪到这个游戏中去。游戏的容错率比较高,如果出了问题也不会影响社会功能正常运行。

 

更大的机会在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可以同时改变的时候

 

记者:你们现在也在不同领域尝试区块链的应用,你是如何去判断某个领域是否适合区块链落地的呢?

何芃:区块链项目其实分好几种,一种是本身底层链的项目,包括所有ICO的这些项目,他们对于链本身的设计、功能能够有一定的改变,这里边又涉及到很多,包括计算机系统、密码学等等,这个可能还需要看详细的记录细节才能确认哪一个项目靠不靠谱;

另一种是区块链和产业结合,适合区块链+有一条比较高的原则,要看它中心化处理和非中心化处理有什么本质性区别,因为有些机构是可以担当信任中心的,虽然说现在可以用去中心化的支付模式,但比如支付宝这样,有一家公司的体量和信用足够担当这种中心化处理,反而可以提供一个更高效、快速的运营模式。

反而没有信任中心的场景时机更成熟,可以应用区块链技术,比如医疗、教育。培训机构、学校、网课,大家的信息都是不共通的,没有一个人能统领他们,而且缺少一个能量足够的中心,这样的话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是有机会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高level的判断原则。

 

记者:国内对于区块链本身也有两种观点,一类是认为区块链是伪风口,另一类认为区块链会颠覆一切,从科研的角度你是如何理解区块链技术本身的

何芃:区块链的能量究竟有多大?我觉得这个东西现在还不好说,因为就相当于一把刀子把它放在不同的地方就会有不同的价值,但是我觉得它对于某些场景或者某些领域的改变还是比较有颠覆性的。

之前很多技术都相当于对生产力的变革,比如人工智能,说白了就是用机器取代人,本质是能够提高生产力;AR、VR也是通过交互方式提升工作效率,实际上也是生产力的发展。而区块链实际上是生产关系的改变,从社会发展角度讲,可能是从中央集权到了一个民主社会的过程,这个过程肯定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但它确实是对整个体系结构产生了改变。

所以我觉得更大的机会在于生产力能够改变、生产关系也能改变,这两个同时改变的时候可能就会产生新的东西。

 

记者:刚才谈到了几个领域的应用,你自己接下来更偏向于研究哪个方面的应用?

何芃:我今年12月份毕业,我们学院相当于一个科创平台,对于创业的支持力度很大,毕业之后我还是会做区块链方向的东西。

我导师告诉我,作为一个清华的学生,当一堆机会摆在你面前的时候,所有机会价值在你看来都是差不多的,那你应该选择社会价值更高的事情来做。我觉得医疗是真正关乎到所有人,价值很高,提升空间很大的领域,所以我想试一试。

www.coincoly.com, 可盈可利, 区块链投资利器,盈在未来之世界

标签: 区块链游戏
相关文章